網頁對話
live chat
安倍的愿望實現了嗎?
2018-4-21 11:33:32  來源:緬甸新聞 【字體: 】 瀏覽:
本文摘要:2018年4月17日,安倍開始了對美國的訪問,其中的重頭戲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在安倍訪美之前,日本國內關于安倍“地價門”和“加計學園”丑聞事件,無論在輿論上,還是在民眾的街頭游行、集會示威方面,都已經達到了小小的高潮,安倍的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同時,日本國會正在召開,各種審議活動正在進行,那么,安倍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急急匆匆地前往美國訪問呢?
2018年4月17日,安倍開始了對美國的訪問,其中的重頭戲是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在安倍訪美之前,日本國內關于安倍“地價門”和“加計學園”丑聞事件,無論在輿論上,還是在民眾的街頭游行、集會示威方面,都已經達到了小小的高潮,安倍的支持率大幅度下跌。同時,日本國會正在召開,各種審議活動正在進行,那么,安倍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急急匆匆地前往美國訪問呢?
安倍的愿望實現了嗎?
安倍這個時候訪問美國最主要的原因,首先,是為了通過展示外交成果,來轉移國內議會斗爭,民眾斗爭的追責浪潮,轉移輿論的關注焦點。眾所周知,2018年涉及安倍夫婦的“地價門”丑聞事件再度發酵,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勢。輿論調查和相關當事人的指證,越來越和安倍夫婦具有了明確的關聯性,致使安倍在國內的支持率大幅度下跌。日本民眾不斷舉行抗議集會和示威游行,要求安倍內閣辭職。自民黨也召開內部會議,提出要建立使國民信任的政府,矛頭直指下半年9月自民黨的總裁選舉,暗示應該更換自民黨總裁,迫使安倍下臺。日本國內輿論調查也表明,下半年,石破茂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的民眾支持率,已經超過了現任的安倍首相,安倍政權岌岌可危。安倍夫婦與“地價門”丑聞的關聯性,成了輿論和民眾關注的焦點,也是反對黨在國會追責的重點。安倍統治的威信已經搖搖欲墜。
其次,關于半島局勢問題,日本比美國走得還更加激進,更加積極和充滿高度的熱情。但是,在特朗普總統宣布與金正恩舉行會談以后,安倍政府大受挫折。這等于美國政府撇開了一向支持對朝鮮高壓政策的安倍政府,通過與朝鮮對話,積極改善關系。安倍政府在朝核問題上處于被邊緣化的狀態,尷尬的境態難于言表。雖然在此之后安倍采取了與朝鮮在日本的渠道朝總聯接觸等改變被動局面的措施,但仍然難以扭轉在朝核問題上被拋棄的格局。
最后,安倍想通過訪問美國解決日美貿易摩擦,推進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戰略合作。特朗普宣布對鋼鐵和鋁型材加征關稅10%到25%,日本也遭到了這一貿易制裁。安倍希望能得到美國的關稅豁免。同時,安倍政府一直致力于將美國重新拉入到TPP框架當中,以便擴大其影響力。
就安倍首相這次訪問美國的成果來看,在半島問題上取得了比較突出的成果。安倍在特朗普總統舉行會談的時候,要求不能改變對朝鮮強力施壓的政治路線,并且要求特朗普在與金正恩會談的時候,要提到日本的綁架人質事件。在這兩個方面,特朗普都答應了安倍的要求,表示要繼續對朝鮮進行高度的政治和軍事壓力,并且在與金正恩會談的時候,提及解決日本人質綁架問題。這是安倍在這次訪美當中所收獲的最大外交成果,給安倍的外交是加分的。
但是在日美貿易摩擦方面,特朗普暗示可以對日本做出某些讓步,但日本要進行自主出口限制,鋼材和鋁型材對美國的出口,只能維持過去對美國出口的30%。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對日本豁免增加關稅。這說明,安倍想獲得完全豁免的愿望并沒有實現,而是和美國形成了一種妥協。特朗普還借此機會,贊美了日本對美國出口鋼鐵產品的高質量。對于重回TPP框架的問題,特朗普表示,如果相關國家能夠拿出一個讓美國滿意的協定,美國愿意重新回到TPP的框架當中。很顯然,日本幾乎沒有能力協調TPP其他伙伴國家單獨給美國制定優惠條款,以便把美國重新拉回到TPP的軌道中來。除非美國自身降低要價,才可能出現回歸TPP的轉機。在日美兩國首腦的會談當中,特朗普要求日本開放汽車市場,改變封鎖外國汽車進口的日本國內安全規定。同時,美國政府要求日本大幅度降低農產品關稅,降低高達38%的牛肉進口關稅。
從安倍這次訪美的情況來看,日美政治軍事同盟,在針對半島問題上得到了進一步加強,實現了日美兩國再一次對朝核問題的對表與協調。對美國而言,這既符合美國的利益,也照顧到了日本的情緒。對日本而言,繼續推動,堅持對朝鮮的強硬路線,符合日本的對朝戰略與國家利益,使安倍政府多多少少擺脫了在朝核問題上被邊緣化的尷尬局面。但是,在TPP問題上,安倍的愿望并沒有能夠實現,沒有能夠成功將美國拉回。特朗普政府僅僅是虛晃一槍,要價過高,日本肯定愿意在TPP問題上對美國妥協,以便促使美國回歸,壯大該協定的力量。但是其他成員國卻沒有日本這樣的強烈愿望,不愿意通過對美國妥協,使自身利益受損,所以,日本即使做說服動員工作,也很難取得實際效果。而特朗普政府本質上是愿意通過雙邊談判,發揮美國的絕對優勢,壓迫對方對美國作出讓步。至于日美兩國經貿摩擦問題,日本對美國的順差額其實遠遠小于中國對美貿易順差。2017年日本只保有對美國625億美元的順差。但是,特朗普政府對日本經貿關系的態度并沒有發生大的松動,從大方向上來看,仍然要繼續通過雙邊談判,壓迫日本擴大對美國的貿易進口和市場準入,以便實現日美貿易的基本平衡。由此看來,特朗普是要吃定了日本。也說明安倍這次訪問美國的成果有限,客觀的評價是,喜憂參半,好壞兼有。
至于安倍訪問美國最主要的目的,轉移日本國內輿論關于“地價門”追責的焦點,沖淡國內民眾對安倍政府的負面評價,這一目標能否在日本國內實現?還有待于進一步觀察,并進一步關注日本國內輿論的反應。就目前而言,安倍訪美時取得的有限成果,可能會使安倍在國內的支持率獲得某些提高,日本國內輿論也把關注的焦點,暫時集中在安倍訪美問題上。但在大方向上,難以使在野黨放棄對安倍的問責追究。日本國內輿論焦點,也未必會被安倍取得的有限成果所長期調遣。

相關內容


双色球2017129杀红球 体彩北京11选5第20011921 黑龙江22选5中奖规则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资料 最好的免费炒股软件 深圳福利彩票中心官网 微乐哈尔滨麻将规则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江苏7位数预测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捕鱼大富翁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