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對話
live chat
緬甸大選落幕,昂山離勝利還有多遠?
2015-11-10 21:39:32  來源:緬甸新聞 【字體: 】 瀏覽:
本文摘要:緬甸大選的正式結果預計陸續將在11月底前后宣布,而緬甸國會選出新的總統并組建新一屆政府可能會是明年2月份的事情了。

11月8日,緬甸2015年大選在喧鬧中落幕。盡管官方機構緬甸選舉委員會尚未正式公布大選最終結果,但是根據眾多“非官方”的統計來看,昂山素季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戰勝執政的緬甸鞏固與發展黨(鞏發黨)成為緬甸第一大黨的概率極高。

全民盟發言人吳溫登今天已迫不及待地宣布,截至9日中午的“初步統計”,民盟贏得了70%的選票。不過,島叔需要提醒各位的是,這并不意味著全民盟就能夠在通向執政的道路上一帆風順,緬甸政局仍然迷霧重重。

緬甸大選的正式結果預計陸續將在11月底前后宣布,而緬甸國會選出新的總統并組建新一屆政府可能會是明年2月份的事情了。在長達3個月的漫長等待中,全民盟想要成為執政黨,仍然面臨眾多不確定因素。不過,有一點在大選之前就已經可以確定的是,無論全民盟是否能夠成功組閣,由于現行憲法的規定,昂山素季將無法成為緬甸總統,這恐怕要讓不少人唏噓失望了。

勝利

在11月8日晚上全民盟在大選投票結束后的群眾慶祝大會現場,已經有全民盟的支持者打出了“我們是勝利者”的標語。

根據緬甸官方的選舉委員會9日下午公布的仰光45個城鎮中的12個城鎮的選舉結果,全民盟贏得了該區12個下院議員(即人民院,上院為民族院)全部的席位。11月9日一大早,在緬甸民眾中頗有人氣的緬甸鞏發黨前主席、緬甸國會主席瑞曼打電話給自己的競爭對手全民盟黨員,承認自己在勃固省的選區中已經敗給對方。當天下午,鞏發黨執行主席吳丹烏對外宣布,自己在緬甸首都內比都漢迪達選區敗給了全民盟的競爭對手。

丹烏垂頭喪氣地向路透社記者表示:“我們輸了”。

島叔曾經采訪報道過緬甸在2012年4月舉行的一次補選,對于緬甸選舉投票和統計的流程略知一二。需要提醒各位的是,由于昂山素季的選區位于仰光,而仰光是反對黨全民盟最強大的政治堡壘,全民盟在這里大比例勝出,并不讓人感到意外。相比之下,內比都是緬甸鞏發黨的政治后院,作為代主席的丹烏在這里尚且戰敗,足見全民盟在此次大選中“氣吞山河”的氣勢。

盡管看起來整個選舉形勢對全民盟算是一片大好,但要歡慶勝利還為時尚早。

參加緬甸大選的共有91個政黨,但主要參與競選的有三大勢力,即全民盟、鞏發黨和一些民族邦的少數民族政黨。即使在大選前,很多政治觀察人士已經斷言,全民盟可能會輕易而舉地成為緬甸第一大政黨,然而它能否贏得緬甸國會中超過半數的席位,仍然是一個大大的問號。

既然全民盟發言人都聲稱,初步統計顯示該黨取得了70%的選票了,那為什么全民盟成為國會多數黨會成為問題呢,是不是島叔的算術有問題?

島叔這里就用自己不太好的算術來計算一下:現行的緬甸2008年憲法規定,軍方自動獲得緬甸國會25%的席位。因此,此次大選角逐的聯邦國會席位僅占全部席位的75%,也就是說全民盟只有贏得本次大選席位的66.67%,才能達到國會超過50%的絕對多數席位。

多數政治分析人士認為,全民盟在緬族人口占多數的緬甸核心區,也就下緬甸的各個省贏得這個比例的席位是不成問題的。但是,想要在少數民族占多數的撣邦、克欽邦、欽邦、克倫邦、孟邦、克耶邦等地區贏得這一比例的席位絕非易事。畢竟,在這里當地的少數民族政黨也有著強大的政治影響力。

總統

即使全民盟在少數民族占多數的各個邦中表現驚人,擊敗了當地的少數民族政黨,并最終成為席位超過50%的國會多數黨,那么全民盟仍然面臨一個重大問題,那就是緬甸總統的遴選。

根據現行的2008年憲法規定,緬甸總統并非是由直接選舉產生,而是由民族院、人民院和軍隊三方共同推舉的總統遴選委員會來確定的。三方遴選委員會分別推舉一名總統候選人(共3名總統候選人),然后由緬甸國會投票,得票最多的為總統,另兩人為副總統。

根據憲法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45歲以上,成為緬甸民族院或人民院議員,同時其配偶和子女不能是外國人。由于昂山素季的兩個兒子擁有英國國籍,因此這些條件已經將全民盟主席昂山素季排除在緬甸總統的人選之外。

全民盟能否推舉出令人滿意的人選,并說服國會中的第三方勢力即少數民族政黨,支持自己的候選人擔任總統仍然是一個未知數。更為嚴重的是,如果全民盟如果不能達到50%以上的多數席位,鞏發黨作為緬甸軍方的國會代言人,有可能同其他政黨聯合組閣,讓全民盟執政夢想落空。

根據島叔的觀察,全民盟內部有著嚴重的領導斷層,老一輩黨的創始人吳丁烏都已經過世,而中層領導卻十分脆弱,黨員多數為30歲上下的年輕人。黨內除了昂山素季外,尚沒有一個有足夠威望能夠統領全黨的人。即使贏得緬甸選舉,全民盟如何領導國家并順利組建政府仍然是一個棘手的大問題。

昂山素季已經表達了自己領導國家的堅定意愿,也就是說倘若全民盟獲勝并組建新政府,即使她無法擔任緬甸總統,她仍然將是緬甸政府實際的最高領導人。這樣的領導結構無疑將會給全民盟帶來巨大的挑戰。況且,全民盟領導的一個內閣將根本無法獲得現任鞏發黨所取得的權力,因為根據緬甸憲法規定,緬甸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和邊境事務部長由軍方任命。

面臨一個陣容不全、黨內領導危機的局面,全民盟領導新一屆政府施政無疑將如履薄冰,面臨眾多掣肘。

軍方

島叔在以上的分析中,反反復復提到了一個詞——軍方。對!緬甸政局如何走,最關鍵還是要看軍方的臉色,因為它仍然是緬甸政治的最終仲裁者。

之所以這樣說,不單單是因為緬甸軍方可以不經選舉獲得國會四分之一的席位,擁有對緬甸憲法修正及重大事務的一票否決權;更是因為緬甸軍方擁有憲法賦予的最終裁決權。

根據現行緬甸憲法規定,緬甸軍方有權力在特殊情況下接管國家政權。緬甸鄰國泰國去年5月份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泰國陸軍司令巴育以國家面臨動蕩為由接管了政權。事實上,緬甸軍方在過去的數十年歷史中,也經常這么做。

如果大家了解緬甸歷史的話,應該知道2015年緬甸大選并非是昂山素季領導的全民盟第一次在大選中獲勝。1990年大選中,昂山素季領導的全民盟在大選中贏得了90%左右的選票,但在大選后的兩個多月后,被軍方宣布無效。此后,昂山素季本人也被軟禁在家中長達數十年。

那么,這一次是否存在這種可能性呢?島叔的回答是,可能性不大,但無法完全排除。緬甸軍方已經走出了改革開放的這一步,并從國際社會獲得了巨大的合法性來源,如果完全倒退回去,其承受的代價將是巨大的,如可能面臨西方的重新制裁等。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全民盟即使在此次大選中獲勝,仍然無法改變軍方在緬甸政治中的重要角色。昂山素季領導的民盟即使執政,仍然不得不面對自己的老對手緬甸軍方,并盡力同他們合作,才能順利地推行自己的政策。

正如緬甸前最高領導人丹瑞親手設計的緬甸民主七步走的路線圖所規定的那樣,緬甸將實行“有紀律的繁榮的民主”。而島叔的理解是,有紀律也就意味著該過程是漸進的、有掌控的。即使昂山素季本人也清楚,軍方將在緬甸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扮演重要角色。緬甸政局未來怎么破,我們還是拭目以待吧。

相關內容


双色球2017129杀红球 大圣闹海捕鱼手机版 熊猫棋牌下载送28 欧冠最新赛程 血战麻将技巧口诀 企业发行股票的条件 快乐官网软件下载 韩国开奖号码 辽宁营口心悦麻将下载安装 pptv德甲直播 兜趣景德镇麻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