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對話
live chat
緬甸與朝鮮購買中國軍艦的玄機
2015-4-12 11:13:37  來源:緬甸新聞 【字體: 】 瀏覽:
本文摘要:4月9日,緬甸國防部公布了其海軍節舉行閱艦式的一組照片。在這次閱兵中除了占據絕對主力的中國產艦艇外似乎毫無看點。
緬甸與朝鮮購買中國軍艦的玄機

圖中綠圈內是緬甸“雍籍牙”號護衛艦裝備的AK-230-630艦炮的6管炮口,左上角小圖為該型艦炮的整體形態,左下角為朝鮮隱身導彈艇前甲板裝備的同型艦炮。緬甸與朝鮮均裝備這款可能源自中國的小眾艦炮預示這三國間可能進行過艦炮技術軍售與合作。(資料圖)

4月9日,緬甸國防部公布了其海軍節舉行閱艦式的一組照片。在這次閱兵中除了占據絕對主力的中國產艦艇外似乎毫無看點。但如果仔細觀察照片中擔當檢閱艦的中國產“雍籍牙”號護衛艦就會發現,其在戰艦上層建筑左后側部署的一座疑似AK-630的轉管速射炮外形很獨特,它是在AK-230艦炮的炮塔中裝備的AK-630艦炮的AO-18型30毫米6管速射炮而來(姑且稱其為AK-230-630吧),記性好的讀者或許還會記得,這款獨特的艦炮此前還出現在朝鮮國產的隱形導彈艇上。一款相當小眾的艦炮同時出現在了緬甸裝備的中國產戰艦以及朝鮮國產導彈艇上或許意味著,至少在小口徑艦炮領域內,中緬朝三國存在著一定程度的合作。

只能源于中國的怪異艦炮

小編在2月9日的“防務短評”中曾經對朝鮮隱身導彈艇裝備的這款AK-230-630型艦炮進行了簡單分析,當時的觀點認為,這款艦炮應該是朝鮮通過非政府手段獲得若干個體技術并進行整合的結果。但AK-230-630型艦炮在緬甸“雍籍牙”號護衛艦上的出現難道預示著朝鮮向緬甸出口了這款艦炮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盡管此前曾有消息顯示,緬甸曾試圖引進朝鮮的“山高”級小型潛艇,但與潛艇不同,近防炮是相對初級的裝備,緬甸在從中國引進“雍籍牙”號護衛艦的同時,完全能以較低的價格配套引進,完全沒有必要從他國引進再整合到護衛艦上,更何況中國通過“現代”級驅逐艦的配套引進而掌握了AK-630艦炮的技術后,國產仿制了多款類似艦炮,性能成熟,緬甸完全沒有必要另尋他家。

站在朝鮮的角度上講,該國發展海軍艦艇一貫有從他國,尤其是俄羅斯獲得退役陳舊裝備、技術的傳統,因此朝鮮裝備的AK-230-630火炮是否可能來自俄羅斯?答案同樣是否定的。原因在于,AK-230型艦炮是蘇聯首次嘗試30毫米這個口徑的艦炮,同時還為這款艦炮配備了相當完備的火控系統,進而使其成為蘇聯首款在研發階段即著眼導彈攔截的火炮。但這款火炮雙管30毫米炮的布局難以滿足對高性能亞音速掠海導彈的攔截,因此蘇聯在有限借鑒AK-230布局及個別技術的情況下研發了AK-630型艦炮。在AK-630艦炮的論證階段,蘇聯或許會在AK-230的炮塔內進行整合AO-18火炮的試驗,但AK-630艦炮的整個研發、生產計劃進行的都很順利、迅速,蘇聯沒必要生產實驗型火炮,而如果朝鮮試圖從俄羅斯獲得實驗型火炮的原始樣品進行仿制,還不如直接獲得早期型AK-630型艦炮樣品容易。

相比蘇聯,中國則完全具備研發AK-230-630型艦炮的動機。與蘇聯裝備AK-230艦炮之前的情況類似,中國海軍在早期發展階段主要依仗37毫米艦炮進行近程防空,隨著海上威脅的日益嚴重、多樣,37毫米艦炮越來越難以保證完成任務。而中國試圖引進更先進的AK-230艦炮時又恰逢中蘇關系緊張,引進仿制過程進行的異常緩慢,國產的69式30毫米艦炮1967年開始研制,1973年才設計定型,而受制于諸多技術缺陷,艦炮大量裝備部隊已遲至80年代。相比之下,領先一代的AK-630艦炮早在1970年就已批量裝備部隊。面對這種情況,中國在基本掌握AK-230炮塔結構與火控體制后,完全可能在其基礎上整合通過其他方式獲得的AO-18火炮技術,進而產生了AK-230-630型艦炮。但隨著日后正版AK-630以及國產730、1130的出現,AK-230-630艦炮很可能成為技術儲備,甚至作為最低檔的出口型近防炮。

緬甸與朝鮮購買中國軍艦的玄機

圖為朝鮮隱身導彈艇的前甲板,如果朝鮮裝備的AK-230-630艦炮來自中國,則該國更早之前裝備的,圖中位于AK-230-630艦炮之后的6管20毫米艦炮很可能也有中國的技術背景。(資料圖)

朝鮮可通過哪些渠道獲得中國艦炮?

根據現有資料顯示,中國自向朝鮮轉讓033型潛艇后,對朝的海軍軍備援助就基本停留在輔助的炮艇以及非戰用小型船艇級別,并無中國向朝鮮轉讓艦炮技術的報道。但在歷次西海海戰中,朝鮮小型艦艇在與韓國同類艦艇進行對抗時,盡管也取得過令人矚目的戰果,但其艦炮裝備卻已經處于拉坦克炮充數的絕境,此時如果沒有新型艦炮技術的輸入,朝鮮在與韓國進行小型艦艇間的夜戰、近戰、炮戰時很可能將處于絕對劣勢,此時中國通過非官方或半官方的軍援方式,向朝鮮轉讓一定的新型艦炮技術也是說得過去的。而在更早的時期,朝鮮裝備的6管20毫米(也有觀點認為是14.5毫米)轉管艦炮的技術源頭,很可能也是中國早期對轉管槍炮的研發成果。

盡管朝鮮從中國直接獲得AK-230-630艦炮的可行性最大,但現在畢竟沒有官方消息證實這一點,那么朝鮮是否還有其他途徑獲得這款艦炮呢?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最有可能的就是緬甸。與同樣購進中國戰艦的泰國、巴基斯坦、埃及等國相比,緬甸的國防預算相當有限,同時也缺乏其他獲得較強海軍裝備的途徑,因此購進中國退役艦艇,尤其是物美價廉的053H系列護衛艦就成了最佳的選擇。但053H裝備的敞開炮塔的61式雙聯裝37毫米艦炮顯然不能滿足導彈時代的防御要求。如果為其換裝AK-630型艦炮則需要在艦上本來就已經擁擠不堪的桅桿上布置MR-123-02型火控雷達。相比之下,仍立足光電瞄準,同時擁有接近AK-630火力密度的AK-230-630型艦炮顯然是可接受的方案,盡管這種設想并未成真,但緬甸應該至少了解這款艦炮的技術特點與整體資料,為日后在更先進的“雍籍牙”號護衛艦上裝備此類艦炮作準備。此時如果朝鮮向緬甸尋求合作并獲得了相關資料,則完全有能力進行仿制并幾乎與緬甸同時列裝這款艦炮。

相比緬甸,朝鮮與巴基斯坦、埃及都有著相當深厚的軍事交流。但這兩國在裝備中國海軍戰艦的同時,也有相當可靠的途徑引進西方海軍技術,而在近防炮領域內,這兩國均裝備有美國的“密集陣”近防系統,如果真的需要,采購荷蘭的“守門員”也是沒有太大困難的。因此,他們沒有必要采購甚至是關注性能存在較大局限,不能做到有效反導只能在近戰中播撒彈雨的AK-230-630型艦炮,而朝鮮如果能在緬甸獲得所需技術,顯然他們也不會舍近取遠的選擇項向巴基斯坦和埃及尋求幫助。

緬甸與朝鮮購買中國軍艦的玄機

圖為朝鮮海軍“羅津”級護衛艦,朝鮮若能通過緬甸裝備的053H型護衛艦獲得一定技術對“羅津”級護衛艦進行升級,則該型艦或可改變現在“存在戰艦”的窘境,但更重要的是,緬甸相對高端的雷達、導彈技術以及干擾較小的海軍技術合作環境有條件使朝鮮海軍更大量的、較小型的艦艇獲得必要的裝備更新與戰力升級。(資料圖)

緬甸是源頭還是中轉站?

如果AK-230-630火炮真的是中國產品,而朝鮮又是通過緬甸獲得的這款艦炮的技術,那么緬甸究竟是這場軍售中的源頭?還是中朝軍售的中轉站?答案很可能是前者。原因在于,盡管任何一國的對朝軍售都很敏感,但對于中朝兩國而言,僅僅出口一款性能早已不算頂尖的艦炮還不需要找另外一個國家充當中間人。更何況即使從對朝軍售的敏感角度而言,少一國知道不是更不容易被別人發現么。因此,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如果AK-230-630型艦炮僅僅出現在朝鮮,則這款艦炮直接由中國出口或朝鮮自研的可能性最大,但此時這款艦炮也出現在緬甸,則朝鮮從緬甸獲得這款艦炮技術并進行仿制的可能性最大。

如果朝鮮真的成功從緬甸獲得了艦炮技術,那么該事件或許預示了朝鮮與緬甸兩國試圖或正在進行一定層面上的海軍技術交流,而相比其他國家,緬甸能給朝鮮的技術借鑒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以目前緬甸海軍裝備的中國053H型護衛艦為例,這款戰艦無論是整體尺寸還是設計建造時間都與朝鮮最大的戰艦——“羅津”級護衛艦(在蘇聯“科拉”級護衛艦基礎上仿制而成)相當,但無論是053H的艦載電子設備還是武備卻都是“羅津”級護衛艦無法相比的。如果朝鮮通過緬甸獲得部分艦炮、反艦導彈與雷達技術,不僅能有效升級“羅津”級護衛艦的綜合戰力,更重要的是能提升在更小型戰艦上部署新型艦炮與導彈的技術能力。除此之外,朝鮮與緬甸進行中低端海軍軍備交流可能受到的外界干擾,顯然比與巴基斯坦或埃及進行同類合作所受到的干擾小得多。

盡管現在并沒有證據顯示,朝鮮此前裝備的AK-230-630型艦炮直接來自于中國的援助,但中國作為海軍裝備水平日益提升完善,國際影響力日益擴大的國家,海軍裝備尤其是中低端海軍裝備在世界范圍內的普及范圍必然越來越大。中國裝備通過他國倒手進行二次、三次銷售的情況將更加頻繁的發生。借助于此,中國應以更加靈活多樣的方式銷售軍備,通過多樣的軍售在更大的領域、更多的地方施加自身的影響力。(鳳凰軍事 談兵論戰 劉暢)

緬甸與朝鮮購買中國軍艦的玄機

圖為安裝于波蘭“ORP Fala”號巡邏艇上的AK-230型艦炮,作為俄制首款在設計階段就著眼反導使命的艦炮,其性能并不能有效勝任反導的實際需求,但AK-230卻在不小的程度上為AK-630的誕生奠定了基礎。

 

相關內容


双色球2017129杀红球 湖南体彩赛车走势图 jdb财神捕鱼的赢钱技巧 加拿大快乐8开奖软件 犀照牛渚打一生肖 免费单机捕鱼 延吉麻将手机版下载 股票权重是什么 豪利棋牌为什么找不到 吉林11选5推荐号下午 北京pc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