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歷史沒有如果,仇恨沒有未來
2014-10-9 18:52:27  來源:果敢周報 【字體: 】 瀏覽:
本文摘要:如果沒有英殖民者在1885年占領緬甸,以及1897年“中英滇緬界務”的簽署,果敢人的國籍就是中國,而不是緬甸。
如果沒有英殖民者在1885年占領緬甸,以及1897年“中英滇緬界務”的簽署,果敢人的國籍就是中國,而不是緬甸。
 
   如果沒有漢族土司在果敢主政三百年,夾縫之中求生存的果敢人也就不可能會擁有屬于自己合法性的民族政權。
 
   如果沒有脫離英殖民者獨立建國的政治斗爭,也就不會有什么“彬龍協議”;如果沒有1947年的彬龍協議,欲建立單一民族國家的緬甸政府,也就不可能給予果敢的漢人“緬甸合法少數民族的政治身份。”
 
   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的輸出革命和緬甸共產黨在果敢建立根據地,以農耕為主的果敢社會也就不可能涌現那么多果敢籍武將馳名緬北。
 
   如果沒有1989年緬甸民族同盟軍的組建和1992年的同盟軍內戰,也就不會發生2009年的“88事件”和“8.27”的果敢戰亂。
 
   如果沒有果敢歷代數度戰亂導致人民“大搬家”、“大逃亡”,如今也就不會有數十萬果敢人遍布緬北乃至世界各地。
   
   如果沒有緬甸合法少數民族的政治身份,緬甸的國民身份證上民族一欄中,也就不會有什么“果敢族”;緬甸憲法上也不可能存在什么“果敢民族自治區”。
   如果……
   然而,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既成事實。以上的歷史設問,看似充滿太多偶然性,但卻全都是當下不容質疑的現實。“因果律”告訴我們,所有當下的“果”,都能在過往的歷史之中找到“因”;仡櫄v史,我們看到由于價值觀念的轉變,有些“惡因”,結出了“善果”。而有些“善因”,卻誕生出了“惡果”。成敗得失之間的轉化,出人意表,遠非預言家所能料及。即便是相同的“因”,也未必會演變成相同的“果”。開篇列舉的歷史事件,過程中的任何細微變數,都可能導致該歷史事件以另一種面貌呈現。但所有的果,必有其“因”。假若重蹈覆轍的后人不能以史為鑒,則無回顧歷史之必要。因此,與其受困于歷史、糾結于歷史上發生過的憾事,不如把精力放在未來之上,用心描繪美好愿景,面向未來、籌劃未來、開創未來。
 
   開創未來,需要有做夢的能力。同時,還需要很多具有實干精神的“夢踐行者”,去將美夢變成現實。一個普通人,或許能因夢想而偉大。但,假如只有夢,而沒有夢的踐行者,夢做得再美,終究只是黃梁一夢、南柯一夢!
 
   歷史沒有如果,唯未來充滿無限可能。因此,智者和強者懂得用自己的行動去書寫歷史。而弱者和愚人則只能淪為歷史的受害者和政治斗爭的犧牲品。廣義上,每一個行動著的人都是歷史的創造者;妄想篡改歷史、否定歷史純屬愚者行徑,毫無實際意義。自古以來,各類人物通過對時代的影響,讓歷史成為自己的傳記,流芳千古。即便是普通人在當下有意識或無意識的作為,也能對自己和他人的未來產生或多或少影響。因此,歷史的形成縱然伴隨著相當大的偶然性,但形成的歷史卻能對現今和未來的某些事產生必然性的結果。當今的果敢人與其抱著“歷史受害者”的心態糾結于無法更改的歷史、對歷史上的恩怨情仇耿耿于懷;不如認真把握現在,面向未來,大膽做夢,審時度勢,積極行動,努力去開創一片屬于果敢人的新天地!

    相關內容


    双色球2017129杀红球 急速赛车6 英超和西甲哪个水平高 美人鱼捕鱼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一肖免费中特资料 熊猫麻将下载安装安 股票平台哪个好 辉煌棋牌?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大星 长春麻将2毛群无押金